• 健康、疾病、就医等知识,请搜索:
    现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资讯 >

    辩证施方、稳准加减--岐黄中医治疗亚甲炎优势明显

    时间:2021-05-26 12:58:32 |来源:名医健康 收集整理|点击:


      亚急性甲状腺炎简称亚甲炎,是一种可自行恢复的,与病毒感染相关的非化脓性的甲状腺炎,多认为是病毒感染后引起的变态反应,以甲状腺局部疼痛、甲状腺组织的破坏性损伤及全身炎性反应为特征,是最常见的甲状腺疼痛性疾病。其发病率约为(4~5)/10万人,女性患者数为男性的4倍之多,其多发于30~50岁的人群中,儿童和老年人群中少见,多发生在夏、秋季节。

      【岐黄讲堂】亚急性甲状腺炎的病因及临床症状

      亚甲炎的病因尚不明确,多由病毒感染或病毒感染后变态反应引发。多种病毒如流感病毒、柯萨奇病毒、腮腺炎病毒与本病有关,患者血液中通常可检出这些病毒的抗体。

      大多数患者主要表现为甲状腺部有明显的肿胀及压痛,甚至出现疼痛放射至耳前部和颈部,吞咽时疼痛加重等临床症状,部分患者还可能出现甲亢或甲减的症状,亚急性甲状腺炎患者首先会经历甲状腺毒症期,1-3个月左右会进入甲减期,半年至8个月之后患者甲状腺功能会逐渐恢复正常,但实验室检查甲状腺功能可能会见甲状腺球蛋白及球蛋白抗体的升高。

      【岐黄讲堂】亚急性甲状腺炎的诊断

      依据病史、症状、体征和实验室检查,通常可明确亚甲炎的诊断,主要包括以下几个要点:1.甲状腺肿大、疼痛、质硬、触痛,常伴上呼吸道感染症状和体征(发热、乏力、食欲缺乏、颈淋巴结肿大等);2.血沉增快;3.甲状腺摄碘率受抑制;4.一过性甲状腺毒症;5.血清TGAb和(或)TPOAb阴性或低滴度;6.FNAC或活组织检查可见多核巨细胞或肉芽肿改变。

      符合上述4项即可诊断亚甲炎,对于临床表现不典型者,应进行FNAC以明确诊断,尤其病变局限于单个结节或单个侧叶者。

      【岐黄讲堂】亚急性甲状腺炎的西医治疗

      亚甲炎的早期治疗以减轻炎症反应及缓解疼痛为目的。轻症可用阿司匹林、非甾体抗炎药等。急性期治疗首选肾上腺皮质激素类药物,初始剂量:泼尼松30~40mg/d,维持1~2周,根据症状、体征及血沉变化缓慢减少剂量,总疗程6~8周以上。过快减量、过早停药可使病情反复,根据红细胞沉降率调整激素用量,当红细胞沉降率下降或恢复正常时,泼尼松开始减量。甲状腺毒症明显者,可使用β肾上腺素受体阻滞剂。病程中当甲状腺滤泡组织遭受破坏后,释放大量甲状腺素,可出现一过性“甲状腺功能亢进期”,可不处理或给予小剂量普萘洛尔,不用抗甲状腺功能亢进的药物,症状缓解即停药。甲状腺激素可用于甲减症状明显、持续时间久者;由于TSH降低不利于甲状腺细胞恢复,故宜短期、小剂量使用,而大剂量应用甲状腺激素可能过度抑制TSH,永久性甲减需长期替代治疗。

      【岐黄讲堂】亚急性甲状腺炎的中医治疗经验

      目前西医治疗主要应用非甾体抗炎药物、乙酰水杨酸、环氧酶-2抑制剂治疗,但该类药物具有较大的副作用,并易复发,迁延不愈。中医药在缩短病程、稳定病情、避免药物副作用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

      方邦江教授先后师从国医大师朱良春教授、晁恩祥教授、沈宝藩教授和陈氏瘿病流派传承人陈如泉教授等名医大家,在运用中医药治疗甲状腺炎方面颇有建树。

      临床上,方邦江教授根据患者的临床症状结合实验室检查将亚急性甲状腺炎分为两期,即急性发热期和恢复期,在不同时期、通过辨证不同证型,根据个体化差异针对性用药,随证加减,往往取得满意的疗效。亚急性甲状腺炎在急性发热期,多数是由于外感风温、风热之邪,邪气入里发于颈前,症状多呈发热恶寒、咽喉疼痛、颈前区疼痛,触之痛甚,转侧不利,偶向耳部、枕后、下颌部放射,口燥咽干,渴喜冷饮、乏力、多汗、舌淡红,苔薄黄,脉浮数,辨证属风温上扰证,是邪气最为亢奋的时期,在治疗上当以疏风透邪、泻火解毒、开达膜原为法,方以达原饮、升降散、麻杏石甘汤、五味消毒饮加减,配合软坚散结之品如夏枯草、肿节风、鬼箭羽等,在亚急性甲状腺炎急性发热期缓解发热、疼痛症状效果甚佳,同时,方邦江教授还提出,提出了多管齐下、齐头并进的“三通疗法”,即发表、攻下、通利三法并举,直挫热势,治疗处于高热期时常重用麻黄、滑石、大黄,共为统领,直捣病巢。

      亚急性甲状腺炎患者在热退后的恢复期主要表现为颈前区疼痛感较前消失、颈部肿块变小或消退、咽部不适及吞咽异物感消失,大多数患者可见倦怠乏力、畏寒嗜睡、胸闷不适等症,甚至逐渐出现心烦、抑郁、情志不舒的表现,方邦江教授认为亚急性甲状腺炎患者在度过急性发热期之后邪气渐衰,正邪相搏,耗气伤阴,气虚不能固表,阴虚不能敛阳,日久损其脏腑,尤以肝肾为重,可见肝阴不足或肾阳虚衰,因此,亚急性甲状腺炎的恢复期辨证常属脾肾阳虚证、气阴两虚证,用药常以调和阴阳为主,兼顾补脾和胃、兼清余热,常用太子参、淮山药、白术、生地黄等。甲状腺的生理解剖位置正处于足厥阴肝经的循行路线上,故与肝喜条达而恶抑郁的特点及生理病理功能相互影响,用药以疏肝解郁,宣畅气机为主,常用川楝子、延胡索、黄药子、香附等;若多汗烦渴者常予黄芩、柴胡和解少阳枢机不利;若夜寐欠佳,予酸枣仁酸甘入肝经,养心安神。若合并有甲状腺结节者,常予穿山龙、石见穿、猫爪草等凉血散结之品,以调畅肝经气血,使邪气无聚而痛瘿难作。

      总结亚甲炎的中医治疗经验,方邦江教授提出,亚急性甲状腺炎发病时尽量避免使用含碘药物,如:海藻、昆布、海带等,平时宜清淡饮食,减少刺激性食物摄入;虫类药物易通经络、走窜善行,且虫类的动物蛋白质更容易被人体吸收和利用,普通药物难达病所,加用虫类药物可以使药物直达病所,并使药效倍增,但是虫类药中所含动物蛋白煎汤之后易破坏,使药效大打折扣,故含有虫类药的处方建议不易久煎,最好研末吞服使动物蛋白充分吸收;治疗亚急性甲状腺炎时药量需稳准,在亚急性甲状腺炎急性期发热期时,石膏可以用到60~120g,不同时期还用至黄芪30~90g、黄药子9~20g、黄连6~20g、苦参9~30g。

      亚急性甲状腺炎是一种与病毒感染有关的甲状腺疾病,临床症状较重,影响患者正常生活。中医在治疗亚甲炎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把握病机、辨证论治,往往可以得到较理想的结果。

      为加快实施人才强国战略,推进中医药领军人才队伍建设和中医药事业传承发展,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组织了国家中医药领军人才支持计划--岐黄学者项目,首批岐黄学者共99名,经过层层遴选,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急诊科方邦江教授成功入选。

      根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岐黄学者项目”的任务建设要求,龙华医院成立了岐黄学者工作室。同时加强“岐黄学者工作室”团队建设,传承“岐黄学者”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培养高层次中医学术继承人队伍,坚持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为推动中医药事业传承发展贡献力量。“岐黄学者”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培养高层次中医学术继承人队伍,坚持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为推动中医药事业传承发展贡献力量。

      方邦江岐黄学者工作室是一支方邦江教授带领下的专业医生团队,由临床经验丰富的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和年轻而优秀的主治医师组成,传承方邦江教授中西医结合治疗内分泌代谢性疾病、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及内科急危重症的宝贵经验,服务大众。

      国家中医药领军人才“岐黄学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上海市领军人才、上海市劳动模范、青海省“杰出人才”、湖北省“楚天学者”。先后师承于著名国医大师朱良春教授、晁恩祥教授、沈宝藩教授,全国名老中医陈如泉教授、陈绍宏教授,上海市名中医朱培庭教授等名医大家,是国家区域诊疗中心、国家重点临床专科、国家中管局重点学科、上海市重点专科学科带头人。现任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急诊科主任、中医急诊教研室主任、中医研究室主任。疫情期间曾任国家援鄂中医医疗队龙华医院队长,武汉雷神山医院感染三科五病区主任,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专家组副组长,并聘为广州中医药大学“杏林讲座教授”、湖北中医药大学“楚天学者”讲座教授,美国国际医药大学特聘教授、北欧中医药中心特聘教授等国内外学术兼职,先后兼任上海中医药学会急诊分会主任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内分泌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华医学会急诊分会常委、中华中医药学会急诊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重症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急诊专业委员会会长。

      从事中医、中西医结合临床近40年,擅长于:①中医治疗甲状腺炎、甲状腺肿瘤、甲状腺机能亢进、痛风、糖尿病等内分泌代谢性疾病;②中医药治疗感染性疾病,尤其是病毒感染、真菌感染和耐药菌感染;③中医药治疗心脑血管疾病,尤其是中风后遗症、重症脑病、心律失常;④中医药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支气管哮喘、呼吸衰竭等疑难、重症呼吸道疾病。

      【专家门诊】:周一 上午、周二 下午

      【特需门诊】:周四 上午

    最新发表

    点击排行

    更多疾病大全

    日常急救知识